张伯礼院士:中药的科学内涵应该靠科技和现代科学语言来诠释

文章正文
2020-05-19 17:38

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央指导专家组成员、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在接受人民网·人民健康线上访谈时表示,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,救治患者生命是我的责任,应该义不容辞,冲击在前。

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后,作为中央指导专家组专家,张伯礼逆行武汉,经历了82天的一线奋战。同时,作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,张伯礼的两会建议也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。

谈建议 中医药在传染病防治体系中应有一席之地

张伯礼认为,两会建议应该反映民情、民意,特别是在战“疫”中发现的一些问题。例如,对于传染病法以及公共卫生应急方面存在的短板,张伯礼就有一些自己的看法和思考,“我对传染病法和对公共卫生的应急响应提出了一些建议和意见,希望在法律修订时能够发挥一些作用,反映群众的呼声,也反映我们在实践中看到一些问题,使国家在这个领域能够做得更好。”张伯礼说。

“在公共卫生应急体制机制和传染病法的建议中,我还特别强调要把中医药加进去。”张伯礼认为,中医药在防治体系当中应该有重要的位置,中医药应有第一时间知情权、参与权,能够直接参与到一线战“疫”中,并且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总结出经验,推广应用。

“新冠病毒是新型病毒,目前既没有特效药,也没有疫苗,大家对病毒也不太熟悉。面对这样的情况,中医药有几千年的经验,可以很快归纳总结它的证候特征,高效制定救治方案。”张伯礼称,在治疗患者方面,首先要把患者的生命挽救下来,把疫情控制住,中医在这方面有优势,所以希望第一时间介入。另外,希望建设中医的重点学科、重点实验室及可以在传染病领域应用的中医科室,例如重症感染科、热病科等。

此外,张伯礼说,中医药的很多药物急需要相关部门评价,但因为没有实验室,只能排队等着。他建议在科研项目,传染病重大专项中增加中医药的项目,不仅能在平时以中医医院为主的医院里见到中医药,还能在更多科室或学科中见到他们的身影。

在重症医学人才、急症医学人才以及传染病人才等培训方面,张伯礼认为,目前还存在很多缺口。“今年疫情对高三学子影响较大,希望他们静下心来用最后的时间好好准备高考。”张伯礼称,今年的高三学子在医学领域方面可能会有较多的考虑。他相信会有更多学子在填报志愿时,会考虑中医药相关领域的一些专业。

忆战“疫” 用服务弥补硬件设施不足

对人大代表来说,议案内容是代表们在切身实践过程中得来的。张伯礼院士虽已过古稀之年,却仍旧在疫情一线,用行动书写议案。说起在武汉战“疫”的情况,张伯礼称,谈不上有什么突出的贡献,做的都是该做的事。而到武汉最初的那段时间,在他看来是最艰难的一段时间。

“在去武汉的飞机上,心里很忐忑,不知道武汉到底什么情况。”张伯礼描述当时的情景说,刚到武汉时,医院一床难求。中央指导组很快拿出决策,通过严格排查,把当时确诊的、发热的、密接的、疑似的患者全部区分开,进行严格隔离。就是这个非常果断的隔离,再加上对隔离的人普遍服用中药,使部分新冠患者没有从轻症转为重症。短时间内控制住了疫情蔓延,减轻了患者的恐慌。

建设方舱是我国在这次战“疫”中的关键一招,不同的问题有不同的解决方法,实现了各求所需,资源合理利用。在武汉,江夏方舱医院就是张伯礼的“阵地”。他介绍,江夏方舱不仅实现了患者零死亡,医护零感染,出院患者零复发,还实现了患者零投诉。

“方舱医院那么大一个地方,那么多的床位,仓促上阵很多硬件设备不足。”张伯礼表示,为了让患者满意,就需要用服务来弥补硬件不足。因此,医务人员要加强巡诊,加强对患者的服务,帮他们解决困难,保证有热水热饭。另外,还有针灸按摩、耳穴刮痧,组织八段锦等。还组建了患者职工,让患者帮助医务人员一起来管理方舱,大家相处得非常融洽。

相比方舱医院的管理和服务,方舱医院开展中医药治疗是张伯礼在采访中讲述最多的内容。他自豪地说,因为积极给予中药治疗,整个方舱病人的转重率大概是2%-5%,远低于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。中国的重症患者之所以相对较少,主要是因为在轻症的时候,就把它截断了,使患者从轻症转为重症的比例大大下降。

论救治 中西医结合是打败病毒关键法宝

“中药治疗同西药治疗的着眼点不一样。”张伯礼称,西医往往关注病毒如何侵袭到身体及侵袭身体什么部位,并由此来找受体,找靶标。而且疫苗研制需要破解病毒基因结构,还要找相对的敏感片段,这都需要一定的时间。而中药的着眼点在于病人的证候,病毒侵袭到机体,病人有什么表现,机体有哪些反应,这些症状中医很看得重,然后归纳辨证论治,药方就出来了。中医的目的是提高病人的免疫功能。这次疫情,病毒侵入机体后,使人体的免疫功能亢进,释放大量炎性介质。这种介质虽然可以杀死病毒,但过度的释放,把正常的细胞也破坏了。而中药在抗炎作用方面突出,对于治疗过度的炎性释放有独特的作用。

此次疫情期间,中西医结合是打败病毒的关键法宝。张伯礼称,中西医互相配合,相得益彰,既可以控制病情由轻转重,也可以减少重症向危重症的转化。

在从武汉回来的这些天,张伯礼便忙着总结经验,分享经验。“我们跟几十个国家联网的时候,他们非常感兴趣的就是中医药怎么救治。”张伯礼表示,这次中药在全球提高了知名度,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了中医药,了解到它能够治病救命,对传染病是有效的。我们希望跟他们共享经验,同时也让更多的人了解和愿意使用中医药。

“中医自己也要加强研究,把中药的治病机理尽可能的说清楚,哪种物质在起作用。我想中药的科学内涵应该靠科技和现代科学语言来诠释,中医药走向世界,应该是可以期待的。”张伯礼意味深长的说。

文章评论